資料逐步完善中。建議反饋郵箱:shiniutang@gmail.com
李小可官網www.lixiaoke.com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新聞中心>新聞動態

新聞動態

雕塑人生-鄒佩珠先生紀念展在北京畫院美術館展出

發表日期:2016-04-21   分享到:

     由北京畫院、李可染藝術基金會聯合主辦的“雕塑人生——鄒佩珠先生紀念展”將于2016年4月22日下午在北京畫院美術館隆重開幕,展覽將持續到5月8日。鄒佩珠先生早年畢業于重慶國立藝專,是我國第一代女雕塑家。上世紀五十年代由她創作的《擲鐵餅運動員》、《彭雪楓像》等至今仍矗立在北京工體和安徽泗縣烈士陵園里。另外,鄒佩珠還是卓有成就的美術教育家,曾參與籌辦中央美術學院雕塑創作研究所,在她的指導下新中國初期出現了一個頗具創造性的女雕塑家群體。為了更好的支持李可染改革中國畫的工作,她毅然放棄了自己的雕塑創作,全身心的投入到照顧李可染的生活中去。李可染去世后,鄒佩珠又變身成為李可染藝術與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播者,不知疲倦地策劃各項藝術活動,深受美術界的尊敬與愛戴。此次展覽中,我們將通過大量的實物展品和史料文獻,最大程度地呈現鄒佩珠的藝術人生,去還原這位李可染背后多姿多彩的女性藝術家。

 
女兒——運動員
 
    1920年的農歷七月初七,鄒佩珠出生在浙江蘭溪一個普通的皮商之家。早年的家境尚好,鄒佩珠被父母視為掌上明珠。少年時期的鄒佩珠非常迷戀中國傳統文學中的《三國演義》和《水滸傳》,常常被里面充滿俠義感的故事所吸引,所以在小時候她便開始鍛煉身體,學習拳術,練舉重、踢足球樣樣精通。此外,她還對傳統的中國繪畫產生濃厚興趣,作品被學校留作在校成績,懸掛在校園的走廊里。考入浙江女中后,她更是對體育產生濃厚的興趣。還曾經在1936年的杭州體育運動會上,不顧摔傷代表杭州女中參加四百米接力跑,勇奪冠軍。另外,她還在運動會上獲得鉛球比賽第三名的成績。那時候的鄒佩珠興趣廣泛、活潑好動,在她的身上少了幾分蘇杭女子的婀娜婉約,卻多了幾分男孩子的正義與豪爽。在家里她是父親的好女兒,在學校里她是一名優秀的體育健將。
 
妻子——雕塑家
 
    1944年,鄒佩珠與國畫大師李可染喜結良緣,成為一名妻子。“七夕”出生的“織女”沒有等來自己的放牛郎,卻在天緣下嫁給了一個“畫牛郎”。婚后的鄒佩珠巧于理家,不但在貧苦的戰爭生活中照料著一家人的生活,更憑借著自己超常的護理才能,調理著李可染疾弱的身體。新中國成立后,鄒佩珠在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任教,當時她是系里任課最多的講師。在授課之余,她還參與了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浮雕的設計和草創工作。在此次展覽中,我們將大量呈現鄒佩珠當時繪制的浮雕《武昌起義》草圖和相關手稿,為普通觀眾揭秘一位雕塑家的幕后工作。另外,由于五十年代鄒佩珠創作的雕塑作品多為大型的城市雕塑或體育場館的浮雕,有些至今仍矗立在相關單位,無法在展廳里進行展示,所以我們將通過影像視頻的手段為觀眾全方位地呈現這些雕塑作品。
 
母親——播道者
 
    如果鄒佩珠堅持自己的藝術創作,那么社會上必然會多一位卓有成就的女雕塑家。但是在弘揚傳統民族文化的大義前,鄒佩珠放棄了自己的藝術事業,甘于退居幕后,成為李可染藝術生涯中最親密的助手和最忠誠的傳播者。特別是在1989年李可染去世后,鄒佩珠作為一位母親,帶領著李小可等子女出版了數十種李可染畫集和刊物,舉辦了數十場國內外的大型藝術交流活動。2009年,正是在她的推動下,“實者慧——鄒佩珠、李小可、李珠、李庚捐贈李可染作品展”在北京畫院美術館舉行,鄒佩珠將數十年精心保護的藝術珍品全部捐獻給國家。在她的世界里,從沒有一天停止為實現李可染的理想而努力工作。也正是在她的努力下,才有了今天意義上的李可染藝術。
 
    晚年的鄒佩珠對弘揚民族文化和推動中國畫發展有著特殊的情懷。在生命的最后二十年里,她長期關心美術事業的發展,積極參加各類美術活動,鼓勵青年美術家的成長,她也因此深受美術界的尊敬與愛戴。也正是在這種秉持一生的無私奉獻精神中,鄒佩珠先生活出了自己的品格和光彩。
 
    我們希望廣大觀眾能通過此次展覽認識一位不同身份的鄒佩珠。在鄒佩珠先生去世一周年的特殊日子里,這是我們對她最好的紀念。
 
 
附:鄒佩珠藝術簡歷
 
    鄒佩珠,著名雕塑家、藝術活動家、美術教育家、中國國家畫院院委、中國國家畫院研究員、李可染藝術基金會名譽理事長、李可染畫院院長、李可染先生夫人。
 
   1920年農歷七月初七生于浙江杭州;1938年在重慶考入國立藝專雕塑系;1944年由林風眠先生主婚、李超士先生證婚與李可染先生結婚;1946年應徐悲鴻先生邀請任教于北平藝專。在她的積極倡議和參與下,籌建了我國第一所雕塑工廠(即今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研究所),建國初期任教中央美院雕塑創作室,并參加人民英雄紀念碑之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組的起草和定稿。主要作品有:北京體育館休息廳的大型浮雕運動員像、北京工人體育場擲鐵餅運動員像、安徽宿縣烈士陵園的彭雪楓烈士紀念碑雕像等。
 
展覽前言
 
    剛剛過去的四月四日,是母親過世后的第一個清明節,母親離開我們一年了。
 
   我的母親鄒佩珠一九二〇年農歷七月初七——七夕節這天出生在杭州一個商人家庭。外婆比外公小近二十四歲,生有四個女兒,母親排行第二。按照西方星相學母親是獅子座,為人熱情、獨立、要強,有點固執和任性。小時候她身體好、堅強又能吃苦,每天清早天不亮就到杭州城隍山上打拳,刮風下雨從不間斷,所以打得一手好拳;她打的是外家拳中的“大紅拳”,這種拳屬防身、攻擊性的實用拳;她還熱愛田徑運動,中學時還代表杭州女中參加四百米接力跑,獲得冠軍。
 
   抗日戰爭開始,母親的生活發生了改變,全家逃難路上,先是遭遇長沙大火,所有家當蕩然無存。后轉到湖南沅陵時候,三十八歲的外婆在洗衣服時染上了破傷風,從發病到過世只有一天。1938年底母親在昆明考入國立藝專雕塑系學習。此一去,母親再沒有回過家鄉,也沒有專門看望過外公。
 
   在學校里母親活躍上進,曾擔任過學生會主席,積極參與學生運動,演話劇、唱京戲、組織活動……是學校里有名的活躍分子。她和姑姑李畹是上下鋪的好朋友,所以常常聽姑姑講我父親的事情,慢慢她也覺得和父親好像很熟悉。1943年,在重慶時,父親被聘為國立藝專中國畫講師。一天母親在校門外大路上寫生,恰巧碰到了前來報到的父親。
 
   1944年初,在林風眠先生、李超士先生和劉開渠先生的主持見證下,父母在重慶金剛坡結婚了。當時借了間農民堆草的房子,因屋內的土地上竄出幾根竹子,父親便起堂號“有君堂”,既有“竹”諧有“珠”之意。這個堂號父親使用很久,持續到七十年代中期。與父親結婚后,母親無法再仼性,她結束了自由獨立的生活狀態,承擔起一生未能卸下的責任。這責任有父親和我們孩子的,更多的是來自父親的大家庭和他的事業,壓力之大,我們難以想象。父親的前妻1937年因病去世,留下四個孩子,結婚前母親只知道有一個孩子,1946年了解真實情況的母親,沒有半句怨言,立即把留在徐州的兩個哥哥接到北京上學,直到他們畢業工作。那時在老家徐州還有我大伯和二個姑姑三家人需要照顧,再加上我們七個孩子,生活的困難可想而知。母親為了保證父親的創作不受影響,除了在美院教書,還到外面的中學兼職,增加收入補貼家用。也是那個時期,母親負責美院雕塑系的招生工作,她有意多招收一些女生,后來她們成為中國第一代女雕塑家。因雕塑家是需要體力的,除了正常的藝術教學,母親還制定了專門針對女性的體育鍛煉的課程。與此同時,母親還參與了人民英雄紀念碑之“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組的起草和定稿工作,做了北京體育館休息廳的大型浮雕《運動員》、北京工人體育場《擲鐵餅運動員》、安徽宿縣烈士陵園的《彭雪楓像》等。在我的記憶中,母親永遠在工作。
 
    文革開始,母親怕書里面有對父親不利的東西,接連幾夜不眠不休把家中所有書翻了個遍,將所有可能會傷害到父親的部分銷毀;每逢批斗會后,母親總是搶先跑回家,笑臉迎父親為他洗掉頭上的漿糊、讓他放松、給他安慰……沒有母親也許就沒有后來的父親李可染。文革結束,父親已年過七十,身體多病。為了幫助父親完成藝術理想,母親毅然放棄自己的事業,專心照顧父親,為父親裁紙、研墨、?畫、修腳、做鞋、照料起居……
 
    母親留給我最深刻的印象是能吃苦、善良、單純、心胸開闊,一生為別人,不管是家人、朋友或是學生,真心實意,從來不和人計較得失。我的外公雙目失明,于1957年過世,但我從來沒有見過。因為外公沒有來過我們家,我們沒有去看望過他,甚至我也沒有母親提起過他的印象。而我們熟悉的“外爺爺”“外奶奶”卻是父親前妻的父母,我和弟妹都和二位老人感情特別好。父母幫助把在上海生活遇到困難的外爺爺調到北京的中國戲曲學院工作,每逢節假日,二位老人都到家里吃飯、聊天、唱戲,老人的后事也是我妹妹幫助料理。母親對哥哥、姐姐更是視如己出,父親在世時,每逢節日前或是哥哥姐姐生活有困難時,母親都安排給每個人寄錢;父親過世后,母親更是不論去哪活動都要叫上哥哥姐姐;給他們投資工廠,即使經營不好,母親也總是鼓勵,沒有半句批評。2007年哥哥姐姐起訴了母親,那時母親已經八十七歲,她在吃驚和難以置信之中,承受了親情撕裂之苦。讓母親痛苦茫然,可能所發生的事情超出她對人性的認識。在母親擁擠雜亂的臥室里,有一張老寫字臺,她過世后我們拉開最下面的兩個抽屜,看到整齊干凈地碼放著一摞摞哥哥姐姐們的合影照片,還有以往他們寄來的信、賀年卡……上面沒有一絲灰塵。我禁不住掉下眼淚,母親一定在過世前不久還親手整理、翻看過這些承載她多年的心血、情感和曾堅定的人生理念的傷心之物,我懂老母親心中的痛。
 
    母親晚年希望以父親的藝術精神推動民族文化的發展,并視為己任。她積極推動成立成立李可染藝術基金會,帶著父親的作品到臺灣、香港、韓國等地展出。母親熱心所有她認為有益的事情,不顧高齡的身體出席各種文化活動,從不推脫。每次參加前都會認真準備,看資料、翻畫冊、在身體各部位貼上膏藥和暖包,她總希望以最好的狀態出現,通過自己的努力為民族藝術興旺發達奉獻力量。母親晚年克服重重困難,想用屬于她的父親作品為父親建一個永久又像樣的美術館,希望父親一生的藝術成果得以永久呈現,為后人研究中國畫提供一個平臺。母親所做的一切都是為實現父親“東方既白”的愿望。
 
    母親是一個平凡的女人,她是妻子、是母親,用她的話說,她是“文藝勤雜工”,母親放棄專業為父親的事業奉獻了一生,沒有怨言。因為母親始終懷著善念和良知,所以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她的心充滿光明。母親的過世給我留下了深深的、不能遠去的痛。我將秉承父親的藝術精神,在創作中不斷探索,同時也會牢記母親的理想。
 
    感謝明明為我母親策劃這個展覽,感謝洪亮、薛良和北京畫院美術館的所有工作人員為這個展覽所付出的辛苦。
 
李小可
2016年4月8日于北京
 
建議內容:
聯系方式:
關閉
提交成功!
感謝您的建議。關閉
提交失敗!
重新提交
山东11选5官网app下载 澳洲幸运10是官方开奖么 莱特币软件安装方法 河北时时彩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高频彩票平台官网 六合图库彩图财神报 江西时时彩杀号秘籍 大乐透开奖结果规则 山东11选5爱彩乐 个人理财技巧综述课后题答案 星悦福建麻将手机版 篮球比分直播网捷报 快乐12出号规律 足彩计算器胜平负 爱彩网浙江11选5 以太币、瑞波币、莱特币价格上涨趋势强劲 时时彩自由的百科天堂